主页 | 梦春堂简介 | 艺术作品 | 媒体报道 | 艺术活动 | 奖章证书 | 艺术画集 | 大众评论 | 谈艺录 | 收藏 | 拍卖 | 新闻 | 公告栏 | 联系我们 | 留言板
     
  陈绶祥之评论 刘明星之评论  
  陈池瑜之评论 刘振虎之评论  
  翁剑青之评论 朱庆生之评论  
  王鹏之评论 李宏威之评论  
  王宏建之评论 李果之评论  
  黄丹麾之评论 林京宁之评论  
  刘晨之评论 宋福清之评论  
  郑工之评论 吴玉玺之评论  
  丁宁之评论 张跃华之评论  
  高岭之评论 闫振堂之评论  
       
中国书画报、中国美术报以“市场上的明星学术上的黑马”为主题对梦翁张跃华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
美评家翁剑青对梦翁张跃华艺术的评论
   
       
      ———翁剑青在梦翁张跃华艺术研讨会上的发言摘要    
       

 
       
     
  翁剑青(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      
     
   

 

  张跃华的画,在色彩上是比较出格的。所谓“出格”是说他敢把一些程度、饱和度非常凸显的色彩关系放到一起,显得特别的明亮、特别的灿烂。从历史来看,这实际上恰恰体现了他的画在当代的一种特性和意义。这个特性是什么?他照样用墨、照样留白,照样有水墨的一些意韵和方法,但是他在这里面用了大量的对比度非常高的色彩,他的冷暖对比非常强烈,形成了他的一些样式和面貌。这种面貌,我们把它放在中国美术史中来看,可以发现它在墨和留白之外,在画面穿插、晕染之外,存在着很多色彩。佛教进入中国以后,对中国有两方面非常大的贡献,一个是人物画,一个是色彩。我们在敦煌能看到那种色彩多样性是了不得的,可见国画的灿烂在传统艺术里面早就有所体现。中国近代画坛有没有对色彩很好的探索呢?我觉得张跃华的绘画就在色彩上动了脑筋。他把大量非常艳丽的色彩拿进来,并吸收民间的元素,如中国民间刺绣、民间婚嫁丧娶等风俗、建筑上的雕梁画柱,以及民间很多活动中的艳丽的颜色。张跃华是在进行二种尝试。为什么文入画中颜色用得少,以至于后来颜色逐渐淡出?因为他们是文人,不是职业画家。在寺庙、石窟里的中国壁画色彩的运用逐是很多的,敦煌就是色彩的世界。文人不擅长用色彩,所以他就用案头最容易得到的工具、材料,也就是笔、墨、纸、砚来作画。色彩在中国绘画里,无论是在当下实践还是在传统传承上都有它的必要性。张跃华的画有大量的用墨和留白。从现代色彩学来讲,黑、白、金弋银、灰这五个颜色是调和色;如果把别的颜色再加进去的话,容易杂乱、过分刺眼且不和谐。张跃华在注意留白和用墨的同时大胆地用色,形成他的一种和谐、美好的样式,形成他的一种色彩经验。从冷色到暖色之间,他有时用黄和红在一起碰,然后再和绿在一起,然后再到蓝;从最冷到最暖之间,他很谨慎地用黑、白和中间色把它们隔离开。直接用最暖、最冷的颜色一起碰的情况不大多,在这一点上他有他的经验。审美是有不同层次的。如果从经济水平和受教育程度来说,可能现在更能够欣赏他作品的入主要还是中产阶级和普通的大众。他们更能直接地、不通过任何学习就喜欢他的画,因为他的画就是这样热烈、明艳、明亮、喜庆。他的绘画是比较有生命力的,活泼、喜庆,有热情,同时用笔比较灵活,不呆板。他的画面除了少量的留白,大部分构图比较饱满,形成了他的一种审美的经验。他作品的形式和构图的布局大部分还是来源于传统绘画,但他的色彩确实又比较破格,笔墨并不是那么传统。他在笔墨上比较中性,但在色彩上是比较出格的,这个“出格”是中性词,也不乏赞美。这个效应如果被大家接受了,他就创造了新的范式、样式。中国画画了这么多年,很多人的作品是千人一面,很难和别人的画拉开距离;而张跃华的画还是能和很多人拉开距离的。这一点是很有意思的,也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 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
   
  墨彩神光---画展外景  
 
 
  墨彩神光---开幕式现场  
   
  墨彩神光---开幕式剪彩  
 
 
  墨彩神光---研讨会现场之一  
   
  墨彩神光---研讨会现场之二  
友情链接

 

本站网址:www.mctsh.com 中文网址:梦春堂书画 电子邮箱:zyh@mctsh.com mctsh@126.com

梦春堂艺术官方微信:mwzyhy-18601071850 梦春堂艺术QQ:1123305772

电 话:010-89369088 手 机:18611052895